首页
>>党建强会>>科学家精神
李立浧院士:不能因为国外没有我们就不能搞、不敢搞

时间:2021/05/18

字体:[ ]
64.2K

李立浧, 中国工程院院士,南方电网公司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。

1968年9月,我从清华大学毕业,在甘肃开启了我的电力职业生涯。

    中国第一个成套引进设备的电网项目——±500千伏葛洲坝到上海直流输电工程(以下简称葛上直流工程)是我们向世界先进技术学习的开端,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极好实践。1992年,葛上直流工程建设结束后,我们已经基本掌握了高压直流输电技术,并且培养了一大批直流输电技术人才。

    我相继主持和参加了天广直流、贵广直流、贵广第二回直流等多项±500千伏超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的建设,参加三峡工程送出直流项目的技术确定,主持直流技术规范书和相关标准制定。

    随着这些直流工程的建成投产,西部清洁水电源源不断地送往广东、华东。

    进入21世纪,西南水电开发需求强烈,一批大型水电站陆续开建,要将西部水电跨越大半个祖国,调往东部负荷中心,这就必须要提高电压等级。在此背景下,我首次提出要发展和研究±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,构建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体系。

    这一想法提出后,激起国内外一片质疑声。当时我国最高电压等级为±500千伏,许多技术是从国外引进的,一些关键技术掌握在别人手中;国际上既没有现成的设备,也没有任何工程和运行经验可以参考,中国要挑战世界级难题,有人认为这是天方夜谭。但我们不能因为国外没有,就不能搞、不敢搞,中国人也可以站在世界之巅,引领未来技术发展。

    后来,我们下了苦功夫和硬功夫,这个想法最终成为现实。

    2010年,世界首个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——±800千伏云南—广东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成投产;2018年5月,±800千伏滇西北至广东特高压直流工程投运,成为世界海拔最高、设防抗震级别最高的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。一大批±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在我国建成投产,为我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

    去年12月,乌东德水电站送电广东广西特高压多端柔性直流示范工程(以下简称昆柳龙直流工程)投产,这是世界首个特高压柔性直流工程,也是目前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、输送容量最大的多端混合直流工程。该工程创造了19项电力技术的“世界第一”,对于中国乃至世界电网发展有引领示范作用,是世界电网发展史上的里程碑,代表着更先进的远距离、大容量输电技术方向。

    如今,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已经成为大国重器,是中国的一张名片,是公认的我国领衔世界的技术。特高压直流改变了中国的能源版图,也带动了中国输变电技术装备的跃升。柔性直流换流阀被称为特高压直流工程的“心脏”,研发难度极高,目前这颗国产“心脏”已经在昆柳龙直流工程龙门换流站稳定“跳动”;作为特高压工程中的关键设备,穿墙套管方面也彻底突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,国产的±800千伏柔性直穿墙套管已经在昆柳龙直流工程柳州换流站成功投运。

    现在,我们正在依托数字电网建设,加快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。“十四五”期间,随着风电、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展,这些间歇性、波动性大的能源将大规模接入电网,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将在我国能源领域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中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。

内容来源:科技日报


【打印本页】
【关闭页面】